中  文  |  English
你的位置:千亿国际娱乐>> 文苑撷英
冯骁散文——《一双布鞋 几多期望 》

作者:冯 骁  时间:2017-05-31  点击:549次

 

一双布鞋  几多期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双休日,陪妻子去逛街,偶尔也会走进鞋店转转。走进一家布鞋店,惊奇地发现一双布鞋竟买到几十元,甚至还有几百元一双的,真是时代不同了,一双布鞋的价钱竟等同于过去父亲一个月的工资呢。
    上世纪六十七年代,中国人还普遍在温饱线上徘徊,每一个家庭都是五六口人,甚或七八口人,生活在城市和工矿企业的人们,绝大多数的家庭都是依靠一人上班来养活一家人。我的家庭也是一样。父亲在煤矿上工作,因为在地面上的单位,所以工资不是很高,母亲又没有工作,全家六口人的生活都是依靠父亲每月几十元的工资来维持,在那个困难的年代里,常常是捉襟见肘。我那时穿的衣服都是母亲从商店里或布摊上买来布料,送到会裁缝的人那里做出来的,这样会比直接买成衣要省下不少钱。那时的衣服穿在身上紧绷绷的,可想而知,那都是为了节省布料;其颜色也多是灰色和蓝色。那时候穿的鞋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做出来的;在那个年代,因为父亲工作的单位离家较远,家里的洗衣、做饭、买菜买煤买粮油、劈柴、和煤摊煤饼等等事务,几乎全由母亲一人操持。其中的和煤饼是个力气活;煤末买回家后并不能直接使用,还需添加红黏土或黄土混在一起,加水搅和均匀,找一块能被阳关照射的平整地面摊平抹光,用铁锨或专用工具划成大小合适的长方形块;等到煤饼被晒干以后,一块一块地收起来,码在灶房里或房檐下备用。面对种种困难,母亲没有丝毫的退缩,干中学,学中干,熟能生巧,现实生活使得母亲将样样事情做得精彩而圆满。单说做鞋,在做鞋之前,母亲要到集市上买回来一些粗麻,自己动手做成麻绳;做麻绳是很费力的活,要在墙上钉一枚大钉子,将麻绳的一头固定住,然后用手去一根根地搓成麻绳,再用一个圆形的工具把麻绳卷起来。有了麻绳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,母亲找出来一些破旧衣服,挑选出能用的部分一块一块地剪下来,然后用面粉打成浆糊,一层布一层浆糊地摊在家中的小桌上,或者干脆直接糊在院子里的墙壁上。糊了几层后,将桌子搬到院子里让太阳去晒。母亲说这叫糊“骨子”,即做鞋底用的料。到了晚上,桌面大的布片都变成了能随意拿在手上的硬邦邦的布片了,很像是一大片烤干了的“煎饼”。接下来,母亲就用纸片剪出鞋样,然后用纸样拓在布片上去剪出鞋样。这样把“骨子”鞋样一层层地叠在一起,再用麻绳去一针一线地纳缝(俗称纳鞋底)。为什么要用麻绳?因为用麻绳纳出来的鞋底结实耐穿。所谓的千层底鞋,就是这么来的。鞋底纳好后,下一道工序就是做鞋帮子,鞋帮子的布料一般是黑色的,女孩子的鞋帮多是艳色的或是花色的;鞋帮子做好后,要用线绳将鞋帮与鞋底缝在一起。春秋是单布鞋,冬天是棉布鞋;虽然母亲做出来的棉鞋样子看起来很笨拙,但穿起来很暖和。一年又一年,母亲做了多少双鞋,连她也记不清了。

    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。如今,母亲已是九十高龄的人了。每当看到商店里的一双双布鞋,我便想起儿时穿着母亲做的布鞋去玩耍的情景;那一双双布鞋,是母亲在昏暗的夜灯下一针一线做成的,每一针线里都融进了母亲满心的期盼,融进了母亲丝丝的温暖和对儿女的爱。后来,在我上山下乡的那段日子里,我也是穿着母亲做的布鞋走在山乡的沟沟峁峁,度过那段难忘的日子的。下乡的那天,大卡车把我们这些高中毕业生送到了乡里(那时叫公社),再由各村(即生产队)的村干部用马车将我们接回到村里。因为马车上拉的是行李和箱子,我们年轻人步行十余里才到达村里。那个小山村坐落在半山坡上,山下有一条河。我们栖身在两孔窑洞里,那一年到处在防地震,加之我们的被褥又薄,整个冬天都是熬过来的。山里的平地很少,大部分都是位于山沟两侧的坡地,上上下下光走路就够累人的。夏天收麦时节,我穿着一双布鞋,不怕麦茬扎脚,别的知青穿着漂亮的凉鞋干活,动不动就被麦茬扎得嗷嗷叫,她们看到我的布鞋都流露出羡慕的神色来。

    让思绪回到现实中来。如今的人们有几人会做布鞋呢?又有几人愿意去穿纯手工做的布鞋呢?前些年,有一位朋友从商店里买回一双布鞋,只穿了几周,胶底就断裂了,掰开一看,里面垫衬的竟是几层黄纸板。还有一位朋友托熟人从北京买回来一双布鞋,穿在脚上总感觉不像过去那样舒适自如,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在心头。其实,世界在变,时代在变,人也在变。过去的人们,手工做出的鞋是用传统的办法一针一线地纳缝出来的,穿在脚上牢固舒适,踩在地上踏实有力;虽然这样的布鞋标志着那个年代的困窘,但也显示出那个年代人们的勤劳质朴,更表现出人们应对困难的镇定、坦然和无畏。

    有一句话人们常挂在嘴边,叫作“婚姻就像鞋子和脚,鞋子舒服不舒服,只有脚知道。”我们不说婚姻,只说鞋子;一只鞋子无论高贵华丽与否,穿在脚上舒适自如才是最重要的。我常看到在T型台上,漂亮高挑的模特身穿时装,脚蹬高跟鞋走在台上,忽然脚下一歪,人差点摔倒;这样的情景肯定是高跟鞋不合脚。现实生活亦如此,一双朴实无华的手工布鞋,虽然现代的人们看起来早已过时,成为老土,可是它穿在脚上的那种舒适感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体会到的。就拿我的小孙女来说,从小到大穿的鞋子都是买来的,那鞋底大多是橡胶底做成的,穿在脚上不透气,每次小孙女从幼儿园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先脱去鞋子和袜子,她也知道穿鞋子久了,自己的脚会很不舒服。

    虽然只是一双布鞋,却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印记,和一代人的记忆。过去了的岁月已不复存在,母亲曾经做的那一双双伴我成长伴我度过人生的布鞋,会让我的心灵舒适一辈子,也会温暖我人生的每一段旅程;穿着母亲做的布鞋,我曾经从容自信地迈出人生的每一步,我曾经信心满满地走过一个又一个生活的沟坎,从童年到少年再到成年,那是一段多么朴实而美好的人生。现实中的人们倘能在名利诱惑面前,保持一颗恬淡从容的心地,把传统放在心里,把群众放在心上,常怀感恩之心,在任何时候都心静如水,始终保持淳朴、纯真、自然的生活方式;而不是那么见异思迁、见利忘义、见权忘本地工作和生活,而不是那种不择手段地去做一些急功近利和利欲熏心的事情。我想,这个社会里就会少许多贪官污吏,就会多一些像周恩来一样的清官,就会多一些像焦裕禄一样的干部。话说回来,人生的成败,事业的兴衰,生活的苦甜,真的不在于穿什么鞋子,而在于走什么路子,而在于依靠什么样的思想和灵魂去支配去驱使自己的脚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(冯骁 韩城矿业)

上一篇:邵庆芳散文——《微笑...    下一篇:黄梅摄影作品——《生...